2009/05/28

活著必須革命

唯有打破一切法律、一切規則...

2009/04/05

七百年後

搭一次巴士真的令人非常煩躁,以前還好像衹是播播mv或是trailer, 現在盡是... 廣告和愚蠢的節目...
我最討厭那種危言聳聽, 是的很喜歡盧冠廷的音樂, 卻非常討厭他的危言聳聽。
wall-e裡的世界是不會出現的, 我很喜歡wall-e, 但非常討厭它的背景設定...
說了多少次, 每個時代的人也有那個時代的憂慮, 然後人還是會渡過去。
當然, 是的, 同時每個時代也有危言聳聽的人, 就像那些喊著天國近了的人一樣, 有些人總覺得衹有恐嚇才有力量... 而我最討厭...

真正要警告的, 那些真正近在眼前的, 就在這裡的現實, 卻沒有人願意看見, 倒像是, 關心那些遙不可及的「危機」比關心那些自己不願意付出努力去改變的現實要比較輕鬆, 又也許令人感覺比較偉大或是高瞻遠囑?

真是沒救... 像是自暴自棄的病人不去努力治病, 卻去關心遺書寫得怎樣了一樣...

2009/04/01

自己犯賤是沒藥救的

衹要飛上去就是廣闊的世界, 我不是被強迫卻仍願意留在地上。
這倒像是, 衹是我犯賤。

2009/03/28

三年前的再之前我就已經看化了

推開因乾燥而發出難聽悶聲的木門, 看到比想像中要整理得多的廳子讓她有一點小驚訝。 要在沙漠中維持這樣一家的旅店真是非常不容易, 在這條久逢人煙的路線之上, 不過更讓她驚訝的是, 她以為這裡應該早就一個人也沒有了。
「歡迎光臨…」旅店的主人從裡面傳來禮貌的問候, 可是似乎剛好忙著些什麼東西, 沒法即時現身招呼這位僅有的客人。 事實上就算這裡是空屋, 她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因為反正她沒有什麼要趕急的事情。 她把擋沙的外套捲起來, 自行把翻到桌子上的椅子放下來, 坐下。
「不好意思。」一個年輕的女人 – 大概就是店的主人, 店裡也衹有她就是了 – 拿著抹布一邊抹著雙手一邊急步走出來, 本來輕鬆的表情, 在看到來客的臉之後卻在一瞬間呆住了。
這一剎那臉色的改變沒有逃過來客的雙眼, 這讓她不禁開始翻起腦袋裡陳舊的記憶來, 是的, 非常陳舊, 因為她對上一次遇到認識的人已經是十二年之前的事了。
「請問, 是要用餐? 需要… 房間嗎?」店主似乎覺得把客人一直盯著來看不是太禮貌, 便馬上移離視線, 轉身把抹布掛到牆邊的小掛鉤上, 然後走到水吧櫃檯後。
「我們… 是不是哪裡見過面?」來客沒有回答問題, 反而這樣問道。 這個問題似乎讓正要拿起水杯的店主感到震驚, 她沒有繼續完成倒水的動作, 反而把杯子沉重地放到桌面上, 轉身打開一邊的木門走了出去, 雖然她沒有示意, 可是來客倒是會意地跟在後面。

這是一個小小的中庭, 說是中庭其實也滿奇怪的, 因為這裡就像個溫室。 和外面一望無際的沙海相比, 這裡真是翠綠得耀眼, 各種大大小小的植物佈滿了這個小小的庭子, 有的還仍然吊著未熟透的果實。
「想不到吧, 這裡真的長出果實來了…」店主已經穿過了中庭, 站在對面橫廊的地板上回身問。
「你是… 依連娜?」口中吐出了一個從遙遠回憶中發現的名字, 她知道一切都沒有被忘記, 正如身上的疤痕一樣, 從傷口產生的一刻, 就註定永遠地存在。
「嗯, 你來得太晚了, 雅利絲。」店主 – 依連娜說著轉身進入身後的房間。
對她來說, 這似乎是一個比對方名字更陌生的名詞, 可是她不知道, 這名字 – 她的名字在歷史上的地位, 超越她所有可以想像的範圍地重要。
房間之內, 衹有小小的一個木檯子, 上面有一塊粗糙地挑上字的木牌和一支蠟燭。 她苦笑了一下, 這個房間她非常的熟悉, 她可以看到在暗啞的地板上留有早已乾涸的血跡 – 她的血跡, 在那很多的年月渡過以前, 她曾經帶著虛弱的身體躺在這裡, 以為死神會到臨這裡把她帶走, 而結果把她帶走的卻是軍警…
「她深信你一定會活下來, 一直, 一直等著你回來。」衹要這個人為這裡的死者流下一滴眼淚的話, 依連娜覺得自己就可以把多年來的包袱卸下, 她一直等待的就衹有這樣吧, 因為那一點點的不甘心。


老友, 你有後悔過嗎? 她在心裡對她問道。 在一切開始的那天, 在下那個決定的那天, 誰會想到, 這個世界會就這樣簡單地被改變了。 那場驚天動地的… 革命? 如果沒有達到目的, 那麼那衹是一場無意義的騷動, 但真正的成功卻一個月前才姍姍來遲, 那場革命帶來的是這十二年來的內戰。
為什麼可以經過這十二年而安然無恙的竟然是她? 她一直在心裡詢問著這問題。 她清楚記得那場以那已經名留青史的刺殺行動作開端的革命計劃就是由這屋子開始的。 她環視這房間, 記得每張曾經熟悉無比的臉孔, 大家在這裡投下了多少的時間, 為那個行動廢寢忘餐的熱誠, 還有那心裡早已暗下隨時犧牲的豪情。

「她… 他們… 」還需要問嗎? 她忽然對自己苦笑, 他們為了夢想而奮鬥到底的精神還需要懷疑嗎? 也許那之間的過程並不盡愉快或是乾脆, 但還有什麼應該懷疑嗎? 她簡直要為自己竟想要發問這種蠢問題感到內疚。
「他們? 嘿…」衹聽見依連娜冷笑一聲。 這讓雅利絲愕了一下, 這代表發生了什麼嗎? 他們… 做了什麼嗎?
「將你和媽媽出賣的人, 不正就是他們嗎?!」依連娜憎恨的眼神刺透了雅利絲的心, 但她仍繼續說著:「第一輪的政變失敗之後, 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行刺的殺手 – 也就是你 – 然後他們就開始怕起來。 你被抓了之後, 我們就自己分裂起來自傷殘殺! 但最終我們都得到勝利了, 足足十二年…」
她本來沒有掉下眼淚的打算, 但早應乾涸的淚線卻在這時候重新啟動。 她不大明白, 也許, 是憐惜這一直獨自撐過來的孩子嗎? 讓依連娜投進自己懷抱裡痛哭的時候, 她心裡這樣想。










又乾又熾熱的風吹過久逢人煙的沙漠道路, 她頂著草帽, 坐在旅店前的空油桶上抽著卷煙。

在所有人都登上了烈士和英雄的祭壇的現在, 她不知道這被他們親手改變了的世界給大家帶來了什麼好處, 足夠補償這十二年來他們所失去的嗎? 當日他們是抱著怎樣的理想而去計劃這一切呢? 她已經不大想記得。

斷絕了多年的跨國道路從新連接, 貨車駛進新整理好的停車場 – 當然, 是說那片空地。 她看到依連娜從大門伸出頭來。 明白了, 她馬上打了個手勢, 抽完最後一口煙, 她起身過去。


活著, 日子還是要過, 她對天苦笑, 太陽仍舊刺眼。

2009/02/24

把自大發揮: 我本自大

不想看太多書, 多看了, 想出來多少也會被影響, 再不然, 我也很怕會被說是拾人牙慧, 衹要沒看過, 那我想到的就是因為我想到了, 而不是因為我看過誰這樣說, 遲出生就是這樣, 如果一樣的東西, 我早五百年出生, 那名留青史的就是我。 那麼想要留名? 也不是, 我衹是不喜歡被說想的很像誰, 我又不是看過誰這樣說而這樣想, 而我從不懷疑自己的智慧。

2008/09/10

我活著

我活著, 非常充實地活著, 但忽然想到, 我衹是活著, 但我沒有生活。
從某個時候起, 人生亂了之後...
火星人的生活也許悶(對地球人來說), 但那確仍是生活,
有些東西沒有了, 我也不知道怎樣把生活接下去, 這樣有意義嗎?
我想要的是...
想要, 卻不敢去要, 什麼也不敢做, 是這樣比較辛苦, 還是去追了卻得不到比較辛苦?

2008/03/31

(熱血的) 少年漫畫台詞 = 我

如果沒有ACG, 我不會長成現在的樣子, 不像傳統的童話, 卻是我的童話, 也許是我們這一代的童話, 我不相信白馬王子和南瓜車, 但我相信夢想和堅持下去, 也相信明天的太陽。 日系的堅忍和歐美系的很不一樣, 還有東方的情義, 也是組成這一個童話的重要部分。西方人有感動, 卻沒有熱血 (的台詞)。 唔, 實在很難說得明白, 什麼是熱血, 就像不知怎樣去解釋義氣一樣, 這是需要自己心神領悟的東西...

然而, 就東方思想中, 我不再承認的是家庭, 至少在我的CASE是這樣, 如果我有精神病, 一定是因為家庭這東西。我不認為我有義務去FULFILL他們那些和我背道而馳的期望。 道不同, 不相為謀。 你們識趣的退開點, 我已經自己退開去, 你們不要自以為事的靠過來, 我還可以做到以禮相待、相敬如賓, 不然火衹會越燒越旺盛...
小雞必須破開蛋殼, 蝴蝶必須撕開繭, 無論有沒有腳的小鳥也會必會離開父母的巢, 浪子回頭裡的父親也不曾阻止自己的兒子離開, 一個令人想要回去的地方, 是一個你知道有人會接納你回來、也尊重你離開的地方, 而不是一個打壓思想, 而且有入無出的蟑螂屋。

2008/02/07

轉載: 香港網民聯合救助替死鬼草案

轉載自: http://www.article23.net/

中大學生報送來第一份新年禮物
借出其日常經費戶口
時間只剩2-3天,在此呼籲各位盡快入數

恆生銀行290295682668
此戶口由中大學生報借出
戶口名稱:曾昭偉 李雅庄

資金用途:
‧登報
‧article23額外流量費用
剩錢用途:
‧如能再次登報則再次登報
‧不能再次登報就交予合法慈善機構救濟國內雪災災民

如不能星期日前籌足三萬:
‧放棄本星期日登報,多等一個星期
‧一星期後仍未足數則全數撥捐合法慈善機構作救濟國內同胞

暫時未能提供Pay-pal,國外朋友只能叫香港朋友代支,抱歉。
現皆段只用作登報,有意捐助二十九歲網民者請繼續留意本網(http://www.article23.net/)。

2008/02/02

警察是白痴, 難道之前沒有人發現嗎? 我已經說得夠多次了!!!

照片影響的無辜受害人固然值得同情, 但市民也不是那些自以為是的學者說的那樣, 我也絕不認同那是網絡暴力 (什麼鬼)
市民並不是因為對某些人的私生活有知情權而閱讀那些照片, 而是因為照片本來就在公開的地方, 我路過看到某張非法張貼的poster和我有沒什麼鬼權利是沒關係的, 難道我就可以視而不見? 看了當作沒看見? 而又應該因為看見了而被指責為支持非法活動嗎? 二十萬個荒謬, 呸!

如果那某個非法張貼的poster真的很新奇而且值得談論, 我看到後和認識的人說起, 難道又是幫助宣傳? 就算我沒有從中得到利益? 難道我看了某個電影, 或是在街上遇到某個特別的人後和人說起, 也應該被清算嗎? 就算那個電影是翻版的, 就算那個人可能是罪犯 (which我覺得都不算什麼)

法律不可信, 我已經說過一百萬次, 因為法律衹是用來被那些沒腦的白痴利用來對付異己的工具。 <-也不一定是異己, 因為不一定意見相對, 反正他們一時一樣, 話都衹有他們說, 喜歡的話今天的白色明天就是黑色了。

2008/01/16

就算不如意事十常六七八九

但, 總有如意的事, 也有夢想的事會有一日實現, 我期待明天, 再難以置信的事, 也有可能在明天發生。 有時, 過得不如意, 但我並非不幸, 我是個非常幸運的白痴, 遇上fucking wonderful的人們, 也有過god damn wonderful的moments, 就是因為有這些可能衹有十常一二三四(總之是較少數)的好事和好人, 我死而無憾。



我知道以後的人生還有更多不如意和困難, 但, 我有持無恐, 因為我知道我絕不會一無所有, 因為我擁有太多, 也擁有過太多了。

2008/01/05

什麼更新更新, 佢老味!

(電視在播) 什麼更新更新, 這些人是這個白痴社會的白痴反智法律製造出來的無辜受害者, 真正需要更新的是這個自以為是的政府, 你老味去死啦仆街!!!




這些人以為自己真的在關懷弱者嗎???? 是你們的無知令他們自以為變成了弱者而已!!! 你們真以為自己主持的是正義嗎???? 是你們破壞了他們的人生!!! 不要假仁假義了你們這些偽君子!!!

2008/01/04

警察是市民的敵人

如題。
他們以為自己的工作是什麼? 是服務市民!!! 不是與民為敵!!
他們以為自己掌握控制和監管的權力嗎?? 不是, 他們是被付予這樣的工作而已!! 他們真以為全人類也與他們為敵嗎?! 以為所有人也對他們不老實, 以為他們什麼也知道, 動不動就裝兇作勢, 以為他們站出來就等如公正嗎?



媽的差人去死啦!!

2007/12/31

揮一揮衣袖...

如無意外, 這是今年最後一篇blog... 沒什麼大不了, 就這樣而已。

關於我每天在路上都想著翻車炒車的事情, 我想我也許應該開飛機...
沒啦, 怎說呢, 那是心底裡一股想飛的衝動, 也許我該去跳個bungy jump或是跳個降傘...


某人說過, 人來的時候一個人, 走的時候... 也是一個人, 但, 來的時候一無所有, 走的時候我卻肯定我是滿載而歸, 帶走的一定不只有雲彩。


有些事, 我無能為力, 有些事, 我寧願認為是運氣差, 有些事, 我承認我做錯了...
乾一杯... 什麼也好, 為這一年我做過的白痴事哭一次, 然後下一年繼續不斷做錯其他事。

2007/11/21

英雄離我很遠

忽然一天, 今天, 我終於看了Motorcycle diaries, 拖了幾年, 它的音樂, 一直代表著我一個... 曾經覺得是遺憾 - 因為覺得當天的我沒有做到最好; 現在覺得是一個考驗 - 也許沒有得到最好的成績, 但我覺得我們達到了的成就並不算太少, 甚至, 回想起來, 其實也許有一點點點點點那麼多值得自豪的地方。 至少, 不是最好的一個show, 但也不算太差吧?

所以, 大概Drama 1 受了詛咒...


看完電影再看書, 這個人的事仍令我感動, 他和卡斯特羅永遠都是我承認的英雄。
早幾天我從咖啡店走出來, 被幾個大學生截著, 要訪問我關於不公平貿易咖啡的問題, 我最後的結論是, 對消費者來說, 方便就腳才是最重要的。 捷古華拉大概就絕不認同。

會有人因而對我感到失望嗎?
要明白, 我, 已對人類絕望。
這世界葬送了太多英雄, 把不是英雄的人當成英雄, 把真正的英雄妄加批判, 人們不願意改變, 再多的英雄和聖人最後也衹有浪費掉。
現在這世界並沒有去到一個快要缺堤的境地, 也不是正冒煙準備爆發的火山, 他們像是捷古華拉面對的剛果人 - 也許革命成功最好, 但沒有也不要緊。
真的對我很失望?
是的, 我在一個地方站住了, 不想再走, 我為了一個人, 停留在這裡。
至少, 全因為這樣, 我才沒那麼憎恨這個世界, 甚至, 覺得這世界也有好得很的時候。

看不過眼? 打我呀笨!

仆街。

2007/11/17

人肉地雷引爆器

就是我。

由好久以前開始, 我就有踩中巨大地雷的習慣, 我很傷心。

人類... 是種會爆炸的生物。

2007/11/16

超人, 我想和你說話


......


你明白嗎?

為什麼不明白???

那又怎樣?

那, 那就沒有怎樣好了... (生氣)




↑原來我是這種, 不說話就想對方明白的白痴, 而且還會自己生氣。

2007/11/04

願我會揸火箭

對很多事失去了興趣, 我知道自什麼時候開始。
唯有... 車, 還有就是...
想要買車, 什麼車也好, 但... 差一點, 差一步, 我討厭等待, 但我卻已經等了那麼久。

我可以等。

願意等, 是因為知道一定, 一定會等到, 無論等到的是什麼也好, 我知道這世界不會停滯不前。

2007/10/25

It shouldn't be an OR...

星星...
是朋友, 讓我感到平靜的朋友, 自小相交的朋友。
第一次看到很多星星是在大浪西灣, 1999年的除夕, 覺得, 就算明天這世界真的因為千年虫而毀滅也沒什麼所謂。
第一次看到漫天數不盡的星星是在Brisbane, 望著滿佈星星的天空, 覺得想要倒頭躺下來, 覺得自己雙腳離地, 覺得自己在飛。

像某些事情的答案, 你以為星星很難看見? 不是的, 他們一直存在: 白天在, 看不見衹因太光; 陰天在, 看不見衹因被雲遮蓋了; 香港的晚上也在, 看得不多衹因我們身處的環境太光... 星星與太陽和月亮和我們都可以共存。



can't you see it can be an AND, shouldn't have to be an OR!!

2007/10/16

熱血燃燒

熱血燃燒是歌名... 一首我很喜歡的歌, 是我自小崇拜的那種浪漫...
但其實我不是要說這個, 因為我的熱血已經燃燒殆盡。
我是個火造的人 (也許因此才對槍有情結), 要一直讓自己燃燒, 不追求一些什麼的話, 這生命就似是再沒意義。
我現在燃燒的是精神, 所餘無幾, 沒燃料添加, 每天也在消耗、消磨著那些僅餘的力量。
我也很希望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買車, 但同時也知道, 買了之後我還是不會滿足, 因為人的慾望、我的慾望沒有完全被滿足的一日。

車和足球是第一位, 曾幾何時我是這樣堅信著, 但從什麼時候起, 再不是這樣簡單。
如果曾幾何時車對我來說是一個妄想, 而現在卻可以變成可接近的現實的話, 其他的妄想是不是也有可以變成現實的一日? 也許愚蠢, 但我是這樣妄想著的。

如果人不妄想、不想貪圖更多的話, 要怎樣才可以有前進的動力? 這是讓火繼續燃燒的力量。
為了這些俗念, 我寧願不成佛、不做安份守己的基督徒...